?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福建澳门新萄京娱乐场 >> 校友天地 >> 书画展览 >> 正文
著名画家徐学仕
【发布时间:2017-12-14】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福建美术家协会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澳门新萄京娱乐场77届校友

个人简历

1981 年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绘画专业,1986 年获福建省中国画年度展优秀奖,1987 加入福建省美术家协会,1991 年调入报社开始从事美术和摄影工作,美术作品先后在(美术)(美术观察)等杂志上发表,2008---2011 年有8 幅作品入选全国美展并有获奖.
先后出版《独步山水间》,《徐学仕山水作品集》现到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工作室画家,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导师高研班林容生工作室画家,现为福建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徐天阁”情愫

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 教授 徐默

我和学仕兄相识于七十年代末的鼓浪屿,在闽南沿海的这座美丽小岛上,我们度过了那段美好的求学时光……
1981 年,我俩从福建省工艺术学校(现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国画专业毕业,却事与愿违地被分配到了三明皮塑公司。这是一家面积不到15 平方米、人数不足10 人的集体单位,我们住在一栋几近荒废的宿舍楼里,现实的落差强烈地刺激着我们。
? 那年冬至,单位分了两瓶李渡高粱,我俩藉此在冷夜里借酒消愁,兴致所至,便挥笔写下了“徐天阁”三个大字。在不经意间,“徐天阁”成了我俩重拾绘画的避风 港。从此,两个冲动的年轻人和一座空旷的宿舍楼拼凑成了别有趣味的艺术空间,也吸引了小山城里众多的同道中人,大家通宵达旦、天马行空地谈文论艺。久而久 之,“徐天阁”在三明有了不小的名气。在皮塑公司,我俩分在工艺美术服务部,主要负责推销塑料工艺品。做生意的最大好处就是能走南闯北,当时我俩虽然销售 业绩不佳,但借机游历、开阔视野,几年时间画了大量的速写,虽“不务正业”,画画这事却做得很靠谱。学仕专攻的是山水画,借助这段“三公消费”的经历,在 山水创作方面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想法。随着1986 年《暮韵图》获得福建省美术年度大展优秀奖,学仕开始在美术界崭露头角。此时,他被调入三明日报社从事摄影工作,繁忙的记者生涯让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专心 绘画,学仕却运用他多年美术训练的积淀,在摄影圈里也倒腾得有模有样。1993年,他独自一人赴疆藏采风并举办个人影展。1994 年,学仕参与组织成立福建省青年摄影协会并任副会长,随后又组织成立莆田市青年摄影协会。2006 年,他出版了个人民俗摄影——《到妈祖故里过年》,得到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乌丙安教授,北京电影学院、著名摄影理论家杨恩璞教 授的高度评价。
正当学仕在摄影创作方面取得突出成绩的时候,他又重新拿起画笔开始了新一轮的国画创作。此时距离我们当年的“徐天阁”已逾二十载,学仕把自己二十年来行走民 间的生活感悟与艺术思考融入山水画中,创作出一系列以古镇水乡为主题的美术作品。短短三年间先后有八幅作品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展览,并屡获大奖广受 好评,他以线条为主建构人文风景的创作构思也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徐氏风格”。
现在想来,学仕回归绘画创作其实并不偶然。从美术编辑、摄影记者到书籍装帧,乃至园林设计等与艺术有关的领域他几乎都有涉足。五十岁以后,他对生活及艺术则有了更多的感悟,少了些许交际和应酬,全身心地沉浸于山水画创作之中。

古镇系列

古 镇系列是画家近年来创作的作品,其表现题材和创作理念全改变过去传统山水创作模式,这缘于自己从小生长在水乡古镇涵江。涵江古建筑属于福建红砖区,一座 座用红砖瓦砌成的老屋伴随着我的童年记忆成长,这几年在关注家乡古民居时才知道,作为全国红砖区建筑风格特点,莆仙地区的古民居建筑具有很鲜明的地域特色 和样本意义,当我们开始意识到它的存在价值时,一些精美的古建筑已在城市化进程中消失,这无形中唤醒自己的童年记忆,触动了心灵神经,也孕育出创作构想, 作为故乡人,应该有必要去挖掘深藏内心的绘画元素。
? 此 时画家已年过五十,有心态已变的宁静与安详,可以理性去思考,大胆地尝试,应用设计构成,应用光影效果,应用可以想到的想法,一笔一划构,一张一张画,把 一栋栋房子一片片砖瓦不停地解构渲染成线面交错,层次丰富的视觉效果,在不断地尝试中逐渐有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与图式,这批纯原创的古镇系列作品意 想不到在多次全国美展中得到专家的好评,这给了自己很大的鼓励,也奠定了自己的创作理念,有了一条可以继续往前走的路径。

《壶山雄健兰水长》是画家2011年专门为莆田火车站贵宾厅创作的巨幅作品,该画尺寸5.4×5.1米,为我市最大的国画作品,画面以壶公山和木兰溪为主脉构图,并把闻名遐迩的莆田标志性景点有机地融合,整幅画看起来天衣无缝,自然和谐。

?
?

恒者无碍 慧者无疆

人生有不同的境界,高度不同故而有不同的景致。人生有不同的选择,虽不至一念就天堂地狱轮变,却常常迷糊路在何方。对于那些孜孜前行的智者而言,虽偶有迟疑,却不曾停止,因为他们心中有高楼,脚下有征途。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学仕出生于涵江古镇一个摄影世家。那个时代,摄影对大多数人而言仍是遥远的,读小学的学仕就玩起了相机。中学时期在读书无用论的环境中,百无聊赖的学仕发现校宣传组是个好去处,凭借在小学出过黑板报的资历进了宣传组,他从写革命标语、画工农兵形象开始逐渐喜欢了绘画这门艺术。
? 学仕出生在涵江古镇徐巷里的徐氏大家族中。恢复高考后,他考上福建工艺美术学校(现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读书期间,学仕就显露出对山水的灵性。毕业创作时,他专程回到家乡九鲤湖体验生活。当时的九鲤湖尚未开发,三月山间水大雾浓,他不畏艰险、攀岩穿谷,坚持全方位实景写生,晚上和众多到九鲤湖祈梦者睡在大殿内,当晚他梦见了一颗青松从磐石之间茁壮成长直攀天际......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首个主题性的毕业写生《九鲤飞瀑》得到师长的一致好评,被学校收藏。
? 1981年,学仕毕业后意外地被分配到三明地区一家刚组建的集体单位——三明地区皮塑公司,成为全校唯一一位跨区分配生。更意想不到的是,他在这家仅有十个人的企业里的办公室是用三合板临时搭建的不到20平米的平房里,主要工作就是推销产品。现实的落差与打击,对于一位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来说,不啻为当头一棒。和他分配在一起的还有同班同学徐默(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上班第一个晚上,他俩在空荡荡的宿舍楼里用花生、虾米就酒,各自半瓶下肚之后,酒劲上来了,脑子里开始回荡开学第一天班主任说过的那句话:“你们不要以为大家毕业后都能当画家,我看有的同学就会去看仓库、跑供销。”悲愤之际,徐默借着酒兴在新搭起的画桌上即兴挥毫写出“徐天阁”三个字补壁。这次不经意的冲动成了俩徐执着艺术最经意的表达,徐天阁作为一种符号成为他俩艺术起锚的地标。
? 1981年的列东老街,徐天阁就身处其中
此后,沙溪河畔这座小厂房开始弥漫浓浓的水墨气息,他俩知道,自己无法改变环境,但可以在徐天阁里改变自己,徐天阁让他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画画让他们认识了更多的同道者,久而久之,徐天阁成为山城年轻艺术家饮酒作画论道的艺术空间。
? 1983年,徐天阁中的徐默、吴建荣、钱斯华三人分别考进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当时学仕因想出国没有参加考试,来年认真备考时却因急性肝炎而再度错过机会。
徐天阁人去楼空,只剩学仕。但面对困境,学仕不再失落,因为他有了生活的支撑点,那就是心中的徐天阁。每次出差,他总是随身带上速写本,从哈尔滨到南宁,走到哪儿画到哪儿,从中真正感受到不同地域的审美特征和文化现象。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多年来,在五本厚厚速写本上,他记录了北方的厚重与南方的秀美,也记录了走南闯北的艺术轨迹。在全省各种美术、摄影展上,经常可以看到学仕的参展作品,其中《暮韵图》获1986年福建省中国画年度展优秀奖。
? 《暮韵图》获1986年福建省中国画展优秀奖。在这期间,徐学仕还独自一人从新疆出发,横跨昆仑山脉,到达西藏采风创作,随后举办“徐学仕西域纪行美术摄影展”,一度在省内引起轰动。
三明是全国三线建设城市,来自五湖四海的知识分子汇聚在这座小山城,多元文化碰撞、包容,学仕参与见证了三明市从治理脏乱差开始,建设成为全国文明城市的整个历程。而在这个过程中,学仕也从一个小镇思维向城市人观念蜕变与升华。如果说当年被分配到三明是人生的一次挫折,现在来看却是一次难得的转折机遇。十四年的不懈努力使学仕的才华逐渐获得大家的认可,成为全省为数不多的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福建省摄影家协会双栖会员。
1994年,徐学仕作为人才调到莆田市湄洲日报社。回到家乡,他的专长得到更好的发挥。1996年代表莆田市美术界到黄山市举办美术联展,1997年代表莆田市摄影界参加福建省青年文艺家代表大会,随后参与筹建福建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并任副会长,组织创建莆田市青年摄影协会并任会长。
作为湄洲日报美术摄影部主任,学仕除了负责全市各项重大活动的摄影采访外,还常年深入基层采风创作。无论是莆仙地区秀美的自然景观,还是兴化大地深厚的人文底蕴,都深深吸引他。他敏感地意识到,这些深藏乡土的民俗原生态东西会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而异化甚至消失,必须用镜头进行记录性保护。
此后,每遇春节民间节庆活动,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学仕都会争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拍摄第一手资料。十多年的行走,学仕足迹踏遍兴化大地的山山水水,积累了数万张图片,先后编辑成《到妈祖故里过年》《寻访莆仙红砖厝》两本摄影专著。
乌丙安、杨恩璞、陶立番等多位国家级专家教授公开撰文,肯定学仕的学术成就。《到妈祖故里过年》一书获得莆田市2007年社会科学专著一等奖,福建日报用半个版面专题介绍,随后又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和中国民俗摄影协会颁发“人类贡献奖。
当民俗主题摄影开始热起来的时候,学仕却不动声色地回到徐天阁中开始画画了。在他的理念中,摄影是真实记录时代变化的客观手段,而绘画才是宣泄内心情感的主观表达。在积累民俗摄影资料的过程中,他发现涵江的水乡古镇具有很强的地域特征,不同其他古镇白墙灰瓦的民居样式。
他面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涵江,萌发出对光影的敏感与创新的欲望,想用手中的笔墨把记忆中的古镇印象呈现出来。可是,当他站在画桌前,面对眼前的宣纸却不知从何下笔,如果用既有的笔墨习惯和表现形式很难画出自己想要的效果,他开始尝试吸收摄影的光影效果与设计的构成技法 表现在工笔画的创作中,就这样一笔一笔地勾、一片一片地染,一次一次地试,经过半年的摸索与尝试,创作渐渐有了雏形。
2008年春节,福建师范大学翁开思教授看到学仕的画稿后,充分肯定了这种创新。学仕创作出《古镇印象》,第一次投稿便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线描展。这次入展给迷茫中的学仕予极大的鼓励,创作激情一发不可收拾。短短三年间先后有8幅作品入选全国美展并获奖,其中《古镇新韵》不仅在全国专业刊物《美术观察》上发表,还在北京保利第25期精品拍卖会上,以人民币18.4万元(每平尺1.3万)的价格成交。
? ?徐学仕的古镇系列作品能够获得业界的肯定,得益于其个人的艺术积淀,以及对古镇题材的再定位与表现手法的创新。他巧妙运用线条的穿插叠加变化,通过笔墨的错位解构渲染,表现出摄影多次曝光的叠影效果。这种创新符合当代的审美价值取向,也奠定了他自己的绘画语言。
与此同时,学仕根据多年行走莆阳大地收集的素材,运用传统山水笔墨为市政府接见厅等公共空间创作了许多幅表现莆仙风光的山水画,其中为莆田火车站贵宾厅创作的《壶山雄健兰水长》(5.4×5.1米)至今仍是莆田市最大幅的国画作品。学仕立足本土潜心创作,不仅为莆田留下许多不可多得的文化财富,也为自己的艺术创作走出了一片天地,成为莆田市唯一一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双栖会员。
正当许多人羡慕学仕用三年时间就获得全国美协会员时,他又做出了让人讶异的人生跨越。在他看来,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专家的肯定,说明自己的创作路径是对的,如果作品要有更大提升那就必须走出去,要从全国视野来审视自己的古镇题材,努力摆脱作品的匠气和俗气,进一步提高作品的格调。
2013年3月,湄洲日报社驻北京商会工作站成立,徐学仕赴任站长职务。进京前他把一头飘逸长发理成光头,表达自己珍惜这个机会。进京后学仕首先在宿舍里搭建画桌,这样就有了心中的徐天阁。
? 在北京学仕过得很充实,白天采访在京莆商,晚上在宿舍画画,周末穿梭在各大美术展馆,平时还到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工作室、北京大学导师班林容生工作室学习深造。学仕认为,北京城就像一片森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果自己没有明确方向,似乎很难飞出这片密林。而他在北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围绕水墨古镇这一课题,不断学习吸收各种有用的元素。学习期间,他先后随卢禹舜导师、林容生导师到河南、广东、闽北等地写生,在导师的指导下认识到写生的重要性,通过写生来丰富自己的笔墨表现力。
在北京的另一大优势就是有看不完的展览,原来只能通过印刷品看到的名画,现在有机会看到原作,其笔墨变化的细节让学仕更深刻认识到传统笔墨的无穷魅力。随之他以家乡素材用传统笔墨技法先后创作出版莆田二十四景、新莆田二十四景、徐学仕水墨古镇作品集,通过这种创作式练习来提高传统技法的表现力。在读画、作画、赏画中对历代名家名作的作品内涵有了新的认识,也对当代新人新作的艺术思潮有了全面了解。
? 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导师在点评作品四年的北漂经历让学仕更清醒认识到自己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觉得搞艺术最终还是靠自己的学养、修自己的心境、玩自己的感悟、享自己的快乐。希望有一个地方,在归隐修行的环境中把心安下来, 慢慢地回味过去,静静地禅悟艺术,从外师造化到中得心源的转变中提升自己。
回顾学仕的人生,跑过采购供销,搞过广告设计,当过美术老师,拍过影视专题,玩过艺术摄影,做过记者编辑,出过民俗专著,算是从绘画边缘绕了一圈又回到了绘画原点,从中可以看到他每做一件事总是那么认真执着,而学仕认为,尽管自己从事了那么多工作,那都是人在旅途的累积过程,而自己的最终目的就是回到徐天阁里画画。
? 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学仕在北京西北部一座貌似壶公山的五峰山麓建起了徐天阁艺术馆,有了这片艺术空间,会启发更多的思路。此时此刻的学仕显得特别简单自信,他深有感触地说,从三明徐天阁开始到北京徐天阁,自己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画画,就围绕一个主题,那就是乡愁。
如今学仕年近六十,这正是一位国画家风格成熟的黄金期。我想学仕一定会于心灵皈依之处再次出发。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
节选自《徐学仕——怀着乡愁的追梦人》
?